发新话题

孔子到底有没有愚民思想

头像
军威长风   中尉   发表于:2016-07-27 10:3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253    精华:0   注册时间:2013-4-21    发短消息        

1楼
该帖被浏览  6,712 次,回复 0 次

孔子到底有没有愚民思想通过以下的分析可以明了。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这句孔子语录,知名度很高。上千年来围绕这句“子曰”争论不息,争论的焦点是孔子是否有愚民思想。

早期的学者们大体遵守着学术的论辩规范,按照自己的理解,从事着“我注六经”的事业。这一时期,学者们大多将其句读为“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通常译为“国家统治人民,驱使他们去做就行了,不要让他们明白在做什么。东汉经学家郑玄注释说:“由,从也。言王者设教,务使人从之,若皆知其本末,则愚者或轻而不行。”(《后汉书》)他认为,孔子的本意是统治者设施教化,让老百姓听从就行了,如果他们了解了事情的本末,一些愚民就可能轻视王法而不实行。北宋政治家王安石也明确指出,孔子这句话里的“‘不可使知’,尽圣人愚民之意。”在二人眼里,孔子的愚民思想是确定无疑的。北宋理学家程颐认为:“圣人设教,非不欲人家喻而户晓也:然不能使之知,但能使之由之尔。”南宋理学家朱熹也说:“民可使之由于是理之当然,而不能使之知其所以然。”程、朱作为两宋大儒,向来被认为孔学的权威诠释者,他们的看法大同小异,句读也完全一致。现代学者对于“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大都采取批判态度。范文澜指出:“孔子把民看作愚昧无知的人,可使由(服从)之,不可使知之……”冯友兰在《论孔丘》中也认为,孔子认为“民”是“下愚的人”,“他们不可使知,所以只可以让他们听从驱使。”1985年11月,梁漱溟回绝冯友兰90大寿请柬,斥其在批林批孔运动中“曾谄媚江青”。这则逸闻无非证明冯友兰观点的摇摆性 。

真正对这句“子曰”作出颠覆性解释的是戊戌变法的代表人物康有为。康圣人对孔圣人的圣训是这样句读的:“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南怀瑾《论语别裁》作:“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由之”。)其近义为:民众认可的,让他们去做;不认可的,进行教育。这几乎与邓小平的名言“群众赞成不赞成,群众拥护不拥护”相差无几。后来的国学大师”南怀瑾将康有为的话引申为,“老百姓可以民主了,给他民主;还不可以民主的时候,要教育他。”则更加牵强附会。正是在这一意义上,李泽厚说:康有为将“孔子民主化”了,简直成了民主政治的鼻祖。康有为作为清末的新派人物,句读孔语,点篡圣训,原为“托古改制”,并非属意学术,不过为其上书变法披上一件合法外衣而已。有鉴于此,严肃的儒学研究人士大多不以康有为的观点为意。

春秋以降,两千多年,“累累若丧家之犬”的孔子后来行情一路看涨,一跃而为“至圣先师”,乃至“文宣王”,历代统治者看中的正是孔学对于维护封建皇权统治的特殊意义,而决非孔学中包含什么“民主因子”。鲁迅先生指出:“不错,孔夫子曾经计划过出色的治国的方法,但那都是为治民众者,即为权势者设想的方法,为民众本身的,却一点也没有。”包括康有为在内的后世的学人与政客,通过句读古文这种“纯学术”手段,对这句“子曰”爬梳剔抉,探幽发微,竟然发现了“民主政治”,是历代帝王太愚钝,还是现代学者太聪明?鲁迅先生在分析国人心理时指出:“曾经阔气的要复古,正在阔气的要保持现状,未曾阔气的要革新。”21世纪的学人与政客竟然与古代封建帝王立场取同,如果不是其已成为既得利益集团的组成部分,就是其文化心理中“唯上智与下愚不移”的封建精英意识。当然更为直接的目的不外乎维护孔子在传统文化中的独尊形象,维护儒学在国粹库底中的精华地位。

对于这一著名的“子曰”,除了前文引述的三种句读法之外,在近年的国学圈里还有另外几种读法,如“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凡此种种,几同笔墨游戏。游戏之事,当以游戏应之。见过一则文坛佚事,清代一文人在慈禧面前书写王之涣的《凉州词》丢掉了“间”字,为掩饰其窘状,竟将该诗解为一阕小令:“黄河远上,白云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有人编一黄段子对这种利用古文没有标点而滥加句读的行径进行嘲讽,名曰《新编赤壁之战》:曹操大军列阵江岸,孔明立于船头,先礼后兵,揖蒋干道:“干,你娘好吗?”蒋干连说:“好,好。”又揖曹操道:“操,你妈好吗?”曹操亦连说:“好,好。”“好,好”之后,魏兵大哗,士气大跌,遂败。

通观中国历代朝廷更迭的历史,第一代打天下的皇帝,皆为反孔之人,因为孔孟之道维护现存秩序,不反孔何以推翻现行王朝。但是,一旦取得政权,皇二代至少在皇三代就会转而尊孔,甚至比前朝皇帝更为尊孔,往往会给孔夫子加上更多辉煌耀眼的头衔。这是因为,皇二代、皇三代没有了打天下的赫赫战功以服众臣、威慑天下,必使用孔子的理论以教化臣民,宣示其正统性。

所以,对原始孔孟之道在教育、为人上的理论应该基本肯定,发扬。而对于被历代统治者利用、改造、阉割的维护现行统治阶级秩序的政治伦理-三从四德等封建糟粕必须剔除,否则中国人的思维方式难以适应现代社会的现代意识。而意识的落后是一个国家社会的最根本的落后。
分享到: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