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寻找:十里牌83250的兵们

头像
林中土   上尉   发表于:2017-06-22 02:0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356    精华:10   注册时间:2003-8-20    发短消息        

11731楼

《你儿子结婚啦!》续三十九



老班长为儿子设置了一座山,生儿子,要儿子翻越;儿子为自己设置了一座山,创业,自己要翻越。都是日子里的大山。前座是自然之山,后一座是人为之山。到了近两年的人(2017年)福气好上加好,前面这座对老班长来说再重要不过的山,儿子翻越几座都可;后面那座儿子的创业之山也是,要翻越几座就几座,这座翻越不通,再翻越其它的。

日子过久了,这人回顾下,还不就是在翻越一座座山,有相对而言的一座座连绵的山坡;偶尔在某个阶段,会遇到要翻越的大山,只是人对各个阶段的眼面前要求程度不同,总之,要用山来比喻,再恰当不过了。

我们这代兵,当然是有阶段性的局限,看看现在的兵,操作的现代化先进装备,上到火箭,下到航空母舰,也可说,时代在让兵们翻越一座座山。说道现代化的先进装备,得为那些在国防科技工业里,这几十年来,在孜孜不倦地翻越一座座大山,攻克一个个难关的国防科技工作者而自豪,他们的翻越,引领着军队装备的翻越,然而,这些被翻越了的装备,都要兵们来操作,就是因为有了也在翻越一座座山的兵们,才使得先进装备得到了应用。

翻越是离不开各领域的文化知识,当然,有些面对的山需要翻越时,用不着更多的文化,看是要面对的是哪做山。对儿子来说,要翻越他爹要孙子的山,用不了要多少文化,可是,创业就不一样了,要翻越这座创业的大山,专业文化,那就是决定是否有体力去翻越了。

很想对儿子说,是不是能去针对性地,利用业余时间去读个书啥的,儿子的生存能力,应对能力,机智,都有了,再增加丰富点专业知识,有个系统性的被教育培训,那就增加了他的翻山越岭的体力及耐力,可是,这种建议是最难言表,说了,也许会伤到儿子自尊心超级强的年轻人。

说来也巧,早几天的晚上,儿子来问候短信,问到叔叔在干嘛,巧就巧在正在查阅一个大学资料,就回复儿子说,叔叔在查阅一个业余时间可以读的研究生班呢!儿子接着问,谁要去读。回复他说,叔叔呀!接着又跟了一句,都是被你们这些年轻人逼的,你们这些年轻人,太厉害了,不去补充些专业知识,真是搞不过你们!

这次对儿子说是有意的,儿子听了也有意,儿子回复到,叔叔这种年龄的人都要去读书进修,我(他)这种年轻人怎么办!

没对儿子再说,你也要去找个进修进修。儿子是个敏感的人,他会有感触的,至于他的感触,啥时候能转化成行动力,那是需要时间的,创业已经够他每天下班回到宿舍洗漱下躺倒就呼呼,这时候给他建议,让他挤出时间来去学习学习,到大学班里去读读书,等于又给他添置了一座山,时间精力都不够,完全有可能让他的创业出现紊乱,这就不妥了,等他先翻越了两座山,再建议他去翻越一座山也来得及。

对老班长这个战友,对老班长这样的战友感情,当然希望他的孩子中能出个大学生,可惜,一个都没有。2008年秋天找到二十多年失去联系的他后,第一件关心的事就是问他孩子,问了孩子后,再问孩子的情况,听了后,就默默的遗憾,当然,出乎人意料喜悦的,是唯一的一个儿子,送去部队当兵去了。那年,找到老班长这个战友时,喜悦与遗憾并存,这种遗憾,是因为老班长是战友......



  TOP
头像
林中土   上尉   发表于:2017-06-29 08:2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356    精华:10   注册时间:2003-8-20    发短消息        

11732楼

《你儿子结婚啦!》续四十(完)



在连队班里时,老班长就反复提到他的同年入伍的老乡战友有去参加反击战的,现在想想老班长当兵时的反复提到,那是种羡慕,当兵时毕竟年轻,老班长提到的弦外之音,由于年轻听不出来。当兵光荣,能被派去打仗,更光荣,对老班长这类在连队里积极要求争取的兵来说,没选到他,他是有痛点的。

每个当过兵的人,都回顾下各自当兵入伍前,还不都是自己积极报名,深怕各自当不了兵,既然是自己积极要求去当兵的,那等老了,就不要为这段各自积极要求去的岁月而有所计较。看看我们的老班长,昔日的家乡是深山里,条件艰苦,可他,这三十多年来,一直在劳动,用劳动收入换钢筋水泥,建造起一栋大房子,要是他牢骚满腹,计较多多,那就没心态用劳动去换取一栋大房子,也没这种积极的心态,无比的能量去改善家里的生活质量。

儿子也在重复着老班长的人生过程,当兵,退役,然后劳动。儿子是现在每天早上五六点钟起来,然后要忙到晚上九十点钟。为自己做事辛苦,这是必须的,儿子的爹给他做了个示范模板,只有为自己付出更多的劳动时间精力,才会有自己的快乐,才会有劳动果实,对儿子来说,现阶段是在播种,育种。

当然不能对老班长还有“小媳妇”说,现在叫你儿子结啥婚,让儿子先集中精力把创业给创出来再说,说了,那老班长这两口子是发急的。老班长及“小媳妇”又他们的日子逻辑,对旁观者来说又有各自的逻辑,还有就是儿子有儿子的逻辑,说破了,还得顺理成章,按照儿子的自然来。

那天对儿子说他爹了,儿子听了目瞪口呆,对儿子说,其实你爸爸胆子是很大的。儿子用疑问的目光等待着说他爸爸胆子大。就对儿子说,说你爸爸胆子大,是他当兵时,口袋里只有10元钱,就敢娶你妈,就敢结婚了。儿子听了后,惊的嘴都圆了。可不是,你爸当兵时每月的津贴是12元,用两元钱买烟,剩下的10元结婚,平时没啥积蓄,就这样口袋里放着10元钱,胆大包天地与你妈结婚了。

儿子说,这些事情他都不知道。这也就是说,老班长及“小媳妇”没对他儿子说过过去的往事,特别是老班长当兵在连队口袋里只有10元钱就娶“小媳妇”这段。既然你不知道,那就再说说吧,就对儿子说:那年,你妈只有18岁,为了赶到部队里来结婚,一个最远到过你们家乡县城的人,用了三天三夜,先是坐汽车到县城,再是坐火车到福州,再从福州坐火车到浙江诸暨,再是一个人走了十里路,从诸暨火车站到连队。你妈那时候,又小又瘦,营养是明显不良,又是经过这三天三夜的长途跋涉,到连队时,原本就是瘦小加上辛苦,脸色苍白。

儿子听到此处时,酸楚的眼眶都红了。瞬间也感到又点不妥,对儿子说这些干嘛,但瞬间也在告知,让儿子知道知道也好。接着说吧,得把一个重点告诉给儿子听。

也就是你爸妈新婚的第二天一早,也巧了,清晨五点多快六点种,连队的起床号还没吹响,叔叔那天早起,推开窗子,那天正好是雨雾缭绕,能见度很低,在雾蒙蒙中,隐隐约约地看到,连队空旷的操场边上,叔叔班里的小菜地上,有个人在拿着锄头,动态着。这会是谁,再定神仔细一看,竟然是你新婚第二天的妈妈,一大早起来在帮我们班里的小菜地里干活呢,别忘记,你妈是新婚第二天的新娘子,一大早起来为我们班里来劳动,那天你妈当时做新娘子而且又是新婚第二天,那瘦弱的劳动身影,定格在叔叔那脑子里了,这快有四十年了,都还定格着。

90后的儿子确实在像听天书一样,他脑子里在思索着些啥,不清楚,听了后那刻,儿子的逻辑是混乱的,这与现在的年代阶段,太脱离实际。别说儿子的逻辑混乱,那年,看到新婚时的“小媳妇”,第二天一早就帮我们班里来劳动,那刻的逻辑是被看得定顿。

倒是在写述时,有点在对儿子说,娶媳妇时,娶个像你妈做新娘子时的“小媳妇”,那你就是有福气,有福报了......




  TOP
头像
林中土   上尉   发表于:2017-07-06 17:3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356    精华:10   注册时间:2003-8-20    发短消息        

11733楼

《战友的儿子还真的是在“对牛弹琴”》(序)



早个七、八年前,当着面听战友提到他儿子考进了国内最著名的两所音乐学院之一,听了后,就开怀哈哈大笑,一是笑,这儿子太能干了,这种学院都能考上;二是笑,我们“十里牌83250的兵们”的后代,竟然还出了个音乐秀才;三是笑,就我们这样昔日的“土”兵,怎么会培养的出来学音乐的;四是笑,儿子是音乐学院里,在人们认识中最高大上的钢琴专业。

三年前,也就是2015年初前吧,在帖里提到过战友的儿子,在帖里也写到,要三年后再写这儿子,现在三年过去了,该写写这战友的儿子。三年前,战友的儿子大学毕业了,战友来电话说的,他儿子要要咨询点事,就与战友的儿子有了联系。

战友儿子说,他毕业了,问他毕业后在干嘛,儿子说,到村里当村官去了。听了后,又开怀大笑,一个钢琴专业毕业的秀才,去当村官去了,有趣,忍不住又开怀大笑,一是笑,这村官工作,与钢琴专业真的是半丝都搭不上;二是笑,儿子说,主要是带村民养牛,带村民发家致富。

那天与儿子通完电话后,独自笑个不停,这儿子不就是在“对牛弹琴”,这现实中,还真有对牛弹琴的事出现,笑过后,觉得这战友儿子特别厉害,最厉害的一点,就是一个著名音乐学府的高材生,能务实地到村里养牛去,实属经典。

这三年里,偶尔会想到在村里“对牛弹琴”,当着村官的战友儿子,不知道他村官当的怎么样,牛养的怎么样,是否适应了农村的日子......



  TOP
头像
林中土   上尉   发表于:2017-07-17 02:1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356    精华:10   注册时间:2003-8-20    发短消息        

11734楼

《战友的儿子还真的是在“对牛弹琴”》(1)



日子里,总会有人对身边的人,或者以往熟知的人充满着好奇,当然这种好奇也是触到点上而产生的好奇,对于被好奇的人,总会有某种激点,让他人感到好奇。

《序》叨战友的儿子“对牛弹琴”,那种好奇就飞接到《天路》上,《天路》那美妙动听的旋律,飘满着脑子,瞬间,对他人的好奇就产生了,就如开头所写,对以往熟知的人好奇。《天路》里的歌词与旋律是如此的贴切立体,听到词及旋律,那雪域高原上的那条天路美丽的画面就出现在眼前,还有那:清晨我站在青青的牧场......

好奇就是会想,这《天路》的旋律怎么能描绘的出来,对外行人来说,要把这雪域高原的词与景,还有主题用曲描绘出来,这太难了,可事实就是存在着;也好奇,这种能力从何而来,又如何能浓缩出来。

那还是1981年吧,周末从连队(浙江诸暨十里牌)去十里地外的原83250部队的团部大院,经常能听到不知道是从哪个宿舍楼里传来的小提琴声,那个年代的兵们,对小提琴是好奇的,更不要说是会拉小提琴,虽然是没能力理解小提琴在拉啥曲子,但是,会觉得悦耳动听,让人产生好奇。这是团里的谁在拉。

那时候去团部,都是玩一下午就得晚上吃饭前赶回连队,可赶回要走出团部大院,还能听到这小提琴还在拉,这样说来这小提琴是拉了一个下午。走出团部大院,更重要的是如何赶回连队,是走着十里路回去,还是去路上搭个拖拉机回去。

1981年,离现在的2017年是36年前的昔日,从日子上算是遥远,要是一个婴儿在那年出生,现在都已经是37岁的人了,可想到类似的1981年,想到某个特定的激点,那就是眼面前的事,好像就是昨天一样。后来是不经意地听谁说,在团部(原83250部队)拉小提琴的,是团部宣传股的一个干事,特别会拉小提琴。那时候也是,听过了,也记住了,记住团部有一个会拉小提琴的宣传干事。

那时候,也产生了好奇,好奇这宣传干事小提琴拉的那么好,不过那时候作为一个陆军团的兵来说,也产生过一丝的不解及自我的疑问,这种不解及疑问,就是自问,难道,这宣传干事就是拉小提琴拉到团部的宣传干事。这是一个找不出答案的自问,自问过也就瞬间静止。

以现在的阅历,翻开昔日,完全能用一些准确的答案来回复类似“拉了一下午小提琴”等自问,是刻苦练习;打好基础;十年磨一针等等,这兵时,本来就是个“毛头”,哪懂这些。还有就是,以现在眼力,再翻开昔日,那看昔日,那是可以说,对“拉了一下午的小提琴”等,都是一目了然。

路也是有因果的,路的因是起点,《天路》这首那么脍炙人口的歌曲也是,自然也有着综合的产生因果。

人就是这样,有时候对一种好奇,会无形中进入混合搅拌,也就是当出现一种好奇时,会把本来与这一好奇隔着很远,也就是毫不相干的给联系到一起,进行混合搅拌,就如把《天路》与《战友的儿子还真的是在“对牛弹琴”》搅拌在一起......








  TOP
头像
林中土   上尉   发表于:2017-07-22 04:09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356    精华:10   注册时间:2003-8-20    发短消息        

11735楼

《战友的儿子还真的是在“对牛弹琴”》(2)



战友的儿子,也就是那位“对牛弹琴”的务实小年轻,看到写的帖后,一定会问他的爸爸,这帖里写的“拉小提琴”是谁。做出这点判断,完全依据于常态,日子里,都是你学哪行就关注哪行,这学音乐的,毫无疑问会关心“小提琴”,更不要说是他爸爸昔日当兵时一个团的,完全有一种可能,他的爸爸早日告诉过他,昔日当兵时,团里面有一位会拉小提琴的宣传干事。这位几十年来,一直在拉小提琴的昔日宣传干事,拉出了《天路》,也就是《天路》的作曲者。

对孩子来说,会膜拜,膜拜《天路》这类神曲。学音乐的孩子们,都想长大后在音乐的领域里有所造诣,而《天路》这类脍炙人口的歌曲,对孩子们来说,那是遥不可及又想到达的顶峰。读音乐学院时,学院能请到“拉小提琴”者这类作曲家,那这类心高的学生们,都会蜂拥而至去听讲座,对于孩子们来说,著名的作曲家们,就是他们这领域里的偶像,然而,对战友儿子来说,这种远在《天路》里的偶像,在现实里就离的那么近,中间就隔着他的父亲。他爸爸昔日部队里的战友,对他来说,可不就是隔着一个父亲。

孩子现在音乐学院早就毕业了,“对牛弹琴”都有三年了,要是根据学生阶段那种正常而又自然的状态,他一定回与比较谈的来的同学提到,《天路》等作曲者,是他爸爸昔日同一个部队里的战友,这种从过来人们看似的炫耀,其实是一个年轻人的阶段性的自然现象,用句通俗夫人话来解释,年轻时不耀,啥时候耀。

把“对牛弹琴”,对接到了《天路》,一个在地上,另一个在天上。这种搅拌会让人产生逻辑上的偏差,但回味起来会很有趣,这恰好又是两代人,伯伯在《天路》上;侄子在“对牛弹琴”,有趣在这对比反差点上。

要说,早在1981年当兵时,去团部听到“拉小提琴”后,会产生了这“小提琴”要拉到哪种程度,这是不可能的,在步兵团,业余时间拉拉小提琴,本来就是业余小提琴爱好者,所以,拉的再好听,也就是业余。那个时候,有那么多专业团队,地方上的就不说了,大军区有大军区的专业歌舞团,省军区及军一级的单位都有宣传队,更何况是一个步兵团,步兵团里业余时间拉拉小提琴者,谁会想到会有“未来”,也是的,想不到的是因为年轻,年轻时的局限性更大,话说回来,那时候,小兵一个,谁会想那么多,现实里也用不着想那么多,多想反而没有用,用一句自我的解释,就会否掉,那解释就是,水平真好的话早就被大军区专业团队挑去了,也不会在步兵团里熬着,要等到每周的休息日才拉拉小提琴。

这位“对牛弹琴”,也就是战友的儿子,在音乐领域里条件多好,按照音乐领域里说起来是“学院派”,是万里挑一,经过最高音乐学府被专业教授,被专业系统培训过,条件好在这种环节。早些年,听战友提到他儿子就读的大学,就读的专业后,禁不住哈哈大笑,笑里战友是听不出来,这战友听不出来的,是在笑,你这个“十里牌83250的”的“土”兵,业余时间又不会拉小提琴,怎么会培养出儿子,能考进相对文理科来说,那么偏门的,而且是国内该领域里的最高的两所大学,而且又是钢琴专业......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