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中国近代妇女解放先驱(二)——民国初期妇女参政女权运动

头像
我和泽东  禁止发言   发表于:2017-03-13 15:0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363    精华:0   注册时间:2014-3-2    发短消息        

1楼
该帖被浏览  3,095 次,回复 0 次

民国女权
随着革命形势的日渐好转,女子参政问题凸显出来。一些知识女性深信妇女参政是解决妇女问题的先导:“欲弭社会革命之惨剧,必先求社会之平等;欲求社会之平等,必先求男女之平权;欲求男女之平权,非先与女子以参政权不可。” 在她们看来:“女子之有参政权, 为人类进化必至之阶级,今日不实行,必有它日;则与其留日后之争端,不若乘此时机立完全民权之模范。”于是,她们高举“天赋人权”、“男女平等”、“妇女参政”的旗帜,以妇女参政团体为依托,掀起了勇争参政的女权运动。]
这一时期,女子参政团体如雨后春笋, 竞相生长。 譬如在上海,1912年3月,神州女界共和协济社宣告成立。“以联合全国女界, 普及教育,研究政治、提倡实业,养成共和国完全高尚女国民为宗旨。”并创设女子完全法政学堂,以为参政作准备。4月, 上海女子参政同志会等联合其它各省的妇女政治团体组成女子参政同盟会。宣布宗旨为:“普及女子之政治学识,养成女子之政治能力,期得国民完全参政权。”此期,以吴木兰为会长的女子同盟会也壮严宣布:“本会之设以民国促进共和,发达女权参预政事为宗旨。” 此外, 中华女子共和协进会等团体也纷纷崛起,进一步壮大了上海妇女参政队伍。在其它省份,妇女参政团体也颇具规模。如在湖南,女子参政同盟会湘省支部参加的有800多人,并办有《女权报》,以参政为目的, 一时轰轰烈烈。在湖北,陆国香、吴淑卿组织了女子参政同盟会,推举吴敬君为会长,并成立法政学堂,“发扬女德,灌输女识,以为参政女子预备。”此类团体,不一而足。
1912年3月,南京临时政府制定约法期间, 妇女参政团体多次上书参议院,言明妇女参政心声。唐群英等几十名妇女上书孙中山,坚决要求“将女子与男子权利一律平等明白规定于临时约法之中,”“以重法律,以申女权。”当临时约法排斥了妇女的参政权后,唐群英等人义愤填膺,于3月19日、20日、21 日连续三天大闹参议院,踏倒卫兵,砸烂玻璃门窗,以激烈行为表达了妇女勇争参政的强烈心愿。 临时政府北迁后,知识妇女群紧追不放,联翩北上,并在女子参政同盟会的宣言中表达了誓死力争的决心:“挟雷霆万钧之力以趋之,苟有障碍吾党之进行者,即吾党之公敌,吾党当共图之。” 8月10日,在闻知《参议院议

《被遗忘的女权》


员选举权》和《众议院议员选举法》中又一次将妇女排除在外时,住在北京的60多名妇女浩浩荡荡涌入参议院,宣称以最激烈的手段对待。当参议院开会时,唐群英、沈佩贞等人不顾巡警的阻拦,入特别旁听席,用激烈的言辞与议员们辩论,表示“凡反对女子参政者将来必有最后之对待方法,即袁大总统不赞成女子参政权,亦不必承认袁者为大总统。” 她们还创办了以参政为主要内容的《女子白话报》,抨击袁政权“欺压女界实在太甚,所订的议院选举权,没有女子的选举权,便是将我二万多同胞一概抹煞了。”呼吁妇女一次争不到,二次再争,二次争不到,三次四次,乃至无数次,不达目的绝不罢休。但在反对派的四面讨伐声中,妇女参政运动整体败北。然而她们这种精神却鼓舞广大妇女不断为之奋斗。辛亥革命后,广东省议会章程就规定女议员为10名,庄汉翘、黎金庭、李佩兰等10人当选为女议员。其中,黎金庭还被任命为宝安县县长。这是辛亥知识女性冲刺政界的最初成果。
分享到: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